我輩楷模 ——懷念作家馬力先生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日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146次 時間:2018年11月08日 08:33
 我輩楷模 ——懷念作家馬力先生


  ■李 力




  就算是我伏在他遺體旁號啕大哭,我也覺得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夢,我怎么也不能把“辭世”這個詞與他聯系起來。因為在我心里,認識他30多年來每一次相見都那么溫馨愉快,他一直就是我見到的那個樣子:戴著眼鏡,抿著嘴笑,那么親切。
  察覺到他蒼老的那一次,是多會呢?是我陪他去公園散步的那次嗎?那年秋天,黃昏時他按照慣例要去公園走走。我說叔叔,咱們一起走吧。他笑著說,你是得走走,減減肥對身體好。
  過馬路時他很小心走得很慢,有些步履蹣跚。陪他走進公園,看著他的背影,我第一次發現蒼老竟然也降臨到他的身上,就在那一刻傷感讓我淚流滿面。怕他發現,我東張西望假裝饒有興致地欣賞公園里的景色。好在那時候天色昏暗,公園里的燈還沒有亮起來,他沒有發現我的神情。
  回想起來,知道馬力這個名字是我在萬榮烏停村上初中的時候。那一年《“喇叭褲”巧遇“紅背心”》引起轟動,聽老師說寫劇本的叫馬力,前幾年在烏停村下鄉,跟村里許多人都熟悉。1986年夏天,在康中校園里,他給即將畢業的女兒馬朝陽與同窗好友拍照片。我是朝陽最要好的同學之一,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
  第一次看到照相機,第一次在戶外拍照,第一次面對著那么儒雅那么有風度的作家,在鏡頭對面的我很拘謹。——那個女子,噢,是叫小麗吧?臉不要仰得太高,下巴低一些,再低一些。我仿佛又聽到他溫和的聲音,不由得就把頭低一些。
  是的,他就是我早已如雷貫耳的馬力先生,也是此后三十多年里見證我成長中各個重要節點的親愛的馬天文叔叔。
  1986年的那個夏天,風華正茂的他,用鏡頭記錄了我們還有些青澀的美好瞬間。他用一個父親特有的藝術情懷,給了我們一個彌足珍貴的成人禮。照片拿回來我才知道,叔叔拍的是彩色照片,為了洗那卷照片,他專程去了一趟太原。那是第一次拍彩色照片,相信也是許多同學的第一次,那難忘的畢業禮物至今還保存在許多同學的相冊里。
  那天在公園里走了一會兒,他說近來總覺得雙腿有些僵硬,得走一會兒才能靈活起來,所以他每天都要堅持走走。我說,那出門就拿個拐杖吧。他聽了沒吭氣。后來姨姨說,你叔不愿意拄拐杖,說是那樣顯老。我印象里他一直就那么儒雅,那么熱愛生活,卻也那么安于簡樸。
  又是哪一年呢?我回家時買了幾個稷山燒餅,姨姨拌了盤香椿豆腐,或許還有一箅子蒸芹菜吧。他回來一看,高興地說,喲!今天有好飯。我一聽忍不住笑了,就說,叔叔,你說的這好飯實在是好簡單的飯吧?他抿著嘴一笑,樂呵呵有滋有味地品嘗起那些好飯。姨姨說,你叔吃飯不講究,一輩子粗茶淡飯,最喜歡的就是看書寫作。
  上大學時收到他寄給我匯款單和信箋的情景還記憶猶新。那一天拿到匯款單時我心里一熱,讀完信后我哭了。他信里那些鼓勵我安心讀書的話語,讓我覺得他就是暗夜里的一盞心燈,溫暖著一顆貧寒中敏感而自尊的心。
  常有人說我經歷貧寒卻依舊心態陽光,那多半是因為我周圍的這些光束為我照亮了成長的道路。
  讀書那些年我并不了解他的收入情況,工作之后才知道一個文化人的生活其實很清貧。他自己安于清貧,卻古道熱腸地資助著需要幫助的人。他的許多事我先前并不知道,這幾年因為文字與家鄉的文化人結緣后,才從許多人的文章里看到,被尊稱為“馬老師”的他,在擔任文化館、文化局、文聯領導時,對文學青年的發現提攜培養的故事,俯拾皆是。
  先前我只知道他寫的《“喇叭褲”巧遇“紅背心”》因為針砭時弊引起轟動,并不知道此劇的遭遇曾驚動新華社的記者;先前我只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并不知道他在文壇、劇壇、笑壇分別釀出了一壇壇清香四溢歷久彌香的文化老酒,讓品嘗過的人們津津樂道回味不止。
  他一生榮譽多,獲獎多,在萬榮文化圈無人企及,說他是“笑城大纛、文苑高峰”名副其實。但他用作家的擔當與勇氣在民間書寫的“口碑”,更讓人欽佩。他在小說集《黑牡丹》的自序里寫道:“我這個人易感情愛激動。碰到氣人的壞人壞事,手癢癢地想寫,寫出來我心里就舒暢了;看到叫人高興的好人好事,我就良知萌發,寫出來我心里就舒暢了。魯迅說,他是為他的敵人和朋友而寫作。我說,我是為我的所恨所愛而作……”
  的確,他一生喜歡寫作,也在一生的寫作中關注底層百姓的疾苦,為民鼓與呼的民本思想,讓他的那些文字,就如莊稼地里的麥苗與谷子一樣,來自土地,自然讓老百姓喜歡。那些從土地里長出來的文字才是他盛名的根源。
  萬榮的“魯迅”是他;萬榮文化界的旗手是他;萬榮笑話的“啟明星”是他。
  ……
  去年夏天,我在他家的院子里請教過他——文學創作是不是都要基于作者的原生活。他說,有的是第一手生活,更多的是第二手生活。第二手生活其實也是深入生活才能得來。他又說,他看了我寫的幾篇文章,不錯,鼓勵我多想多寫。他說出這番讓我醍醐灌頂的話語時,就坐在窗前,窗外是滿眼的翠綠,而那一刻我就站在他身旁,看著他抿嘴而笑的樣子。那時候我面臨著業余寫作題材枯竭的困境,他一句話就在我的面前推開了一扇窗戶。遺憾的是,走向社會的二十多年來,我在數字中謀生,無暇顧及心中一直喜歡的文學,更沒有向他請教關于文學的事情,那唯一一次請教就成為最后的一次。假若時光能倒帶,我真希望跟他進行長長的對話,聆聽他長達六十多年的文學創作中所積淀的經驗,以及經歷過的那些苦樂年華。
  可是時光,能倒帶嗎?能嗎?
  淚眼迷蒙中我又一次翻開那本他十多年前送我的《黑牡丹》文集,想在文字里與他對話。《“喇叭褲”巧遇“紅背心”》,他寫于30多年前的這部小戲,對行業不正之風嬉笑怒罵,對群眾身邊危害極大的蒼蠅式小腐敗鞭撻怒斥,他疾惡如仇針砭時弊的寫作風格,是真正的批判現實主義吧?獲得趙樹理文學獎的這篇《黑牡丹》,他筆下栩栩如生的老貧協與生產隊長呈祥,是教科書一般的農村干部形象。看到他們在霜凍來臨前精心組織安排群眾到地頭點火的情節,對比今年春上的那一次大范圍凍害中各級干部發一紙“氣溫斷崖式下降”提醒后再無作為,由不得痛心疾首。試想,如果在當下的脫貧攻堅中村村都有老貧協、呈祥那樣負責任的干部一心撲在群眾身上,今年秋天家鄉的果園還會這么荒涼嗎?
  有人說,真正寫小說人,會把時代背景與家國山河寫進去。在我眼里,他就是真正寫小說的人。他筆下的人物,都生活在中國農村最底層,雖是小人物但抒發的并不是個人的小情小愛。他心中的山河家國,也許是流淌在萬榮境內的汾水黃河,也許是高高聳立的稷王山孤峰山,也許就只是他經常下鄉的烏停王亞高村。他把那些文字播撒在這一方土層深厚的黃土地中,那文字就在泥土里長出了莊稼人喜聞樂見的親近親切。
  誰為土地上的人們代言,土地上的人們就敬重誰。他60多年創作中留下的那幾十萬字作品,無一例外都播撒在泥土里,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就如同在我們這個農業大縣農業大區農業大國里,山藥蛋在糧食界的地位不可低估一樣,他作為“山藥蛋派”群雕的重要一員,其作品在精神食糧界的地位同樣不可低估。
  春去春來,“牡丹花”不會凋謝;潮起潮落,“紅背心”不曾褪色。
  敬愛的馬力先生,親愛的天文叔叔,您是文壇宿將,我輩楷模,您在文字中永生!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