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山均和村:綿延千年的古村人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晚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174次 時間:2018年11月06日 09:34
  在稷山汾南有一個環境宜人、民風淳樸的小村——均和村。村子位于上世紀50年代全國衛生模范村太陽村西北,距稷山縣城約7公里,共有4個居民組,2000余口人。由于村里姓氏以陳姓居多,故常被稱為“陳家莊”;還因村子在董家莊以西,又有“西莊”之稱。

歷史上的“軍屯村”

  均和村古稱“軍屯村”,據傳一千多年前,有李姓將軍在此屯軍備戰而得名。村子雖小,亦名不見經傳,卻在物換星移、風起云伏中,走過了千年歲月。歷史的車輪駛進民國,巨大的社會動蕩,使得兵燹頻頻,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熱之中。民國十四年,因“軍屯”之名不吉利,且希望國泰福均,村里能得“天時、地利、人和”,是以在村鄉賢薛登俊等人的倡議商榷下,取《管子·四稱》,“四時不貸,民亦不憂;五谷蕃殖,外內均和”之意,將村名改為均和村。
  明朝在縣以下實行坊、廂、里、村制度,在城設坊、在關設廂、在鄉設里。明朝初年,稷山縣共有5個坊、2個廂、77個里,后來合并為73個里,里管轄村,軍屯村那時屬于四圖坊李村里。明隆慶年間,知縣孫倌將73個里合并為42個里,軍屯村仍屬于四圖坊李村里。
  村里姓氏以陳姓居多,另有李、薛、趙、張、孟、穆、孫、楊、喬九姓。李姓是村里最早的姓,是一千多年前屯軍在此的李姓將軍的后裔。薛姓于明弘治年間,由附近村莊遷徙而來。陳姓是明晚期,由河南移民而來。張姓是在清朝時,給村里富戶當長工而落戶。其余五姓的來源,尚待查文獻、對族譜。
  跟晉南諸多村莊一樣,均和村的村民世代農商并舉,耕讀兼顧。村人尚勤儉、重禮節,民風淳樸。封建時代,由于苛捐雜稅沉重,生活低下,是以在種田之余,村人做些小買賣養家糊口和補貼家用。那時,他們的生意多是:一根扁擔兩個鉤,前擔匣來后擔箱;針線女紅日用品,雜七雜八好琳瑯;趕完廟會跑集市,走北縣來過南鄉;搖鈴聲伴日初起,收攤肩帶月光明。

人文鼎盛的先賢群像

  均和村人文淵藪,歷史悠久,其中人才輩出的,當以薛氏家族為最。清晚期,薛氏家族以估衣鋪起家,經過數代誠信經營,薛家的家業和商業在民國時達到鼎盛,成為當地的鄉紳富戶。
  薛氏人才鼎盛階段是清末民初。這時期,薛氏家族先后走出了“一進士兩舉人三留學生”,主要有薛登道、薛登俊、薛學海等。而薛登道之母張太夫人也因治家有方、睦鄰有道,在村里行善積德,1925年被民國政府頒發“慈孝揚庥”匾額(相當于現在中央評選出的道德模范),表彰她的善行懿德。
  薛登道,字達五,光緒二十七年舉人,二十九年癸卯科進士,時年剛滿20歲。他是清末我省首批留學日本的進士之一,也是當時我縣僅有的兩名以進士身份留學日本的名人。中進士當年,他被選為翰林院庶吉士;光緒三十年,任度支部主事;光緒三十三年,被公費派往日本明治大學留學;宣統元年,任陜西清理財政副監理官;1912年起,歷任陜西國稅廳籌備處處長、湖南國稅廳籌備處坐辦等職;1919年,調往北京政府詮敘局、財政部工作;1928年,被派往天津辦理鹺政(經管食鹽業務),后又調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工作。
  薛登道與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孔祥熙關系頗好,曾推薦四弟薛登壽入孔所辦的銘賢學校就讀。其在南京所住的“薛寓”,也是孔親手所選。1935年,其母辭世,孔還親自為“薛母張太夫人訃告”題款。
  薛登道堂兄薛登俊,字見三,光緒癸卯舉人,民國時畢業于山西大學堂,是山西省紡織業奠基人之一。他于光緒三十二年籌資3000兩白銀,接手原絳州紗廠,開辦了以織布為主的“新絳工藝公司”。公司日產棉布十余匹、毛巾十余打,產品曾在山西省第一屆實業產品展覽中獲獎。后在帝國主義列強對民族工業的摧殘下,新絳工藝公司于1920年倒閉。后來薛登俊還任過襄垣縣、興縣知事,河北省第十六統稅局局長等職。
  清末民初,均和薛氏除薛登道、薛登俊兩名士外,還有薛登選,光緒甲辰舉人,民國間曾任陽曲縣知事;薛登壽,國子監監生,宣統元年銘賢學校中學班,獲官費留學日本,歸國后設計了我國首條高架懸空運輸索道;薛登道長子薛學海,民國中期留學日本稻田大學時,與廖承志深交,是廖的入黨介紹人,后曾任上海地下黨組織部長。
  民國末至新中國初,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依次爆發,均和村有不少男兒立志報國,血染沙場,為祖國的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據楊山虎主編的《稷山革命老區》一書記載:1946年春季,稷山革命根據地第一區區干隊,在均和村民陳鎖成的帶路下,夜襲了閻頑白池編村設在均和村的駐地,活捉敵人7名,繳獲7支步槍和7包子彈。1984年出刊的《稷山文史資料》烈士欄里記載有:均和村李明山,于1948年10月21日,在太原牛駝寨戰役中犧牲;陳士鎖,39師炮兵營連長,于1953年犧牲在朝鮮戰場。另外,村里已故老人中,有一位曾在朝鮮戰場上多次立過功,為特級傷殘軍人。
  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末,全國開展了轟轟烈烈的知青上山下鄉運動,均和村先后接收了數十名知青。這些知青中,比較有名的是作家陳壽昌,他于1978年發表的《集市貿易應該恢復》一文,在當時的山西引起轟動,被稱為黎明前黑暗中的一聲雞啼,打開了運城地區左傾路線堅冰的一個缺口。

善良淳樸的民風民情

  改革開放至今,均和村各項事業發展日新月異。教育方面:先后有數十位大學生、十余位碩士博士,大中專生更有百余位之多,還有桃李滿天下的教授和名師。商業方面:均和村是山西最大的蜜棗產業集聚地,自上世紀90年代,村里蜜棗企業如雨后春筍,為十里八鄉群眾提供了就業和致富門路,目前依舊有十余家蜜棗企業,生產的蜜棗遠銷魯、冀、豫、陜、鄂等省市,扛起全國蜜棗市場半邊天。農業方面:村里桃果產業發展迅速,每年僅此一項,能為村民增加數千至數萬元的收入。文化方面:村里花鼓、鑼鼓、焰火等在方圓頗有影響。政治方面:外省及本省不少地方,都有籍貫是均和村的黨員和干部。
  翻開村里三尺土,多少往事藏其中。正如同治版《稷山縣志》的記載:稷山人“尚節儉,勤耕織、知向學、喜祭賽”。均和村作為稷山的屬地,村人也是如此。據老人們講,民國初,村里有古廟宇十座,村人有事或時節都會到廟里祭拜祈禱。后來,廟宇雖毀于日本侵略者手中,而春節、元宵節,廟前敲鑼打鼓的習俗卻流傳至今。
  歷史長河中,均和村渺小如浪花,可卻飽經滄桑,是世代生于斯、長于斯的村民心中最美麗、最喜愛的地方。走在村里的街頭巷尾,你聽,每一個犄角旮旯,都深藏一段故事;進入村里的老屋新樓,你看,每一塊老磚紅瓦,都見證一段歷史;翻開村里的沃野熱土,有村民們起早貪黑、背著太陽踩著星光,辛苦勞作的痕跡;嘗口農戶的米湯饅頭,有村民們勤儉節約、剛勁柔順的味道。
  均和男人質樸不失剛強,風吹不折,雨打不軟,憑雙手掌握自身命運,以魄力扛起家里的事業。在商場,他們多是誠信重諾、一視同仁的老實人,堅守著信譽為上的原則;在宦海,他們多是成熟穩重、安分守己的務實者,秉承著清廉自重的傳統;在農村,他們更是勤儉節約、吃苦耐勞的善良人,展現著辛勤耕作的本色;在學府,他們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有著孜孜不倦的精神;在杏林,他們善于鉆研、甘于勞累,繼承著懸壺濟世的重任。
  常聽人說,均和人諸事精打細算。我說,這正是他們勤儉節約的本質。還有人說,均和人實誠,對人沒戒心邪念。我想,這不正是憨厚淳樸的天性嗎?亦有人說,均和人不善交際,村內談天侃地,出外吐字如金。我看,這正是涵養的長處!更有人說,均和人缺眼光,做事瞻前顧后。我知,這恰是謹慎穩重的法寶。甚至有人說均和人戀家,寧睡家里地鋪,不住外面樓房;寧在村內謀出路,不去外面討生活。我問,這不正是愛村愛家本色嗎?
  漫話均和村,雖言不盡對,卻為大多數均和人的真實寫照。如今的均和村環境優美,春有花、夏有果、秋有月、冬有雪,翠綠成蔭、繁紅似錦,是山西省新農村建設示范村。村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意興隆,農業豐收,小車在院,空調掛屋,日子比城里有過之而無不及,時常會在街頭巷尾,聽到幸福的笑聲。 (陳小明)
(編輯 吳琪萌)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