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的婚禮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日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145次 時間:2018年11月06日 08:43
  ■劉進發


      牛老漢這幾天像吃了“喜喜媽”的奶,臉上的笑容就連睡覺時都不褪去,整天樂呵呵得合不攏嘴,逢人便說:“我大孫子就要結婚了,媳婦長得水靈靈的,還是個研究生呢!”
  村頭有棵大槐樹,在樹下聊天的一幫老婆兒老漢圍著牛老漢七嘴八舌諞閑話。和牛老漢一起玩尿泥長大的老張頭說:“老牛啊,你真是有福氣,兒子成了遠近聞名的企業家,錢掙得比山都高,你是要啥有啥。孫子又考了個研究生,真是日子過得甜如蜜,一輩更比一輩強啊!”他說完笑了笑,自嘲地說:“唉,人不能比呀,人比人實實要氣死人哪!”
  村東頭的李家婆娘羨慕地說:“老牛啊,你孫子長得高高大大,是十里八村難找的帥小伙,如今要娶個研究生媳婦,真是郎才女貌,錦上添花啊!”
  ……
  牛老漢聽得高興,掏出一盒“芙蓉王”給大家挨個散煙。有老婆兒心理不平衡了,對牛老漢說:“不能光給老頭子發煙,也要給老婆子發喜糖啊!”
  牛老漢興奮地說:“今天身上沒帶糖,明個兒一準給大家發喜糖。”
  村西頭的牛三說:“本家子啊,這次咱孫子的婚禮可要好好辦一下,讓老哥老弟老姐妹們也跟著見識見識沾個光。”
  牛老漢得意地說:“沒問題!我都想好了,孫子的婚禮少說要花上他十萬八萬。彩門要用鮮花搭建,彩棚要用絲綢編織,大紅燈籠掛滿巷,彩燈氣球交叉著排。”他吧嗒著嘴接著說,“再叫上孔向東的戲,唱上幾天幾夜,戲臺子下面的油糕、熱鍋子全包下,讓村里人看完戲隨便吃。煙花爆竹拉上一大車,大紅地毯鋪滿大街。嗩吶鼓隊請兩班,紅火熱鬧也不能少。酒席檔次也要高,十三花帶腰點,雞鴨魚肉樣樣全。老白汾酒大中華煙,紅牛飲料緊飽著喝。”
  大槐樹下面的人異口同聲:“好,好,老牛家有氣魄,在咱村一定要拔尖!”
  牛老漢說:“不是我愛顯擺,我這是要爭一口氣哩!”他抽了口煙,頓了頓說:“老張啊,別人不記得了,你應該記得,當年我結婚的時候正趕上割資本主義尾巴,那個年代咱本來就窮,還不讓老百姓養雞養鴨,不讓老百姓交易農副產品。我結婚時我娘是個半病子身,整天吃藥,家里窮得叮當響,不要說擺酒席,就連一床新鋪蓋都置辦不起。我娘不甘心,把家里養的幾只雞拿到城里偷偷去賣,誰知讓城管隊發現了,不但沒收了雞,還讓我娘戴著高紙帽子轉村游行,老娘連氣帶病,回家后口吐鮮血離開了人世。”
  說到這事兒,牛老漢聲音有些哽咽。看來這件事情對牛老漢傷害太大了,以至于幾十年后提起來還是情緒激動。牛老漢揚了揚頭繼續說:“好在春女不嫌棄我家窮,硬是和家人掰了嫁給我。我當時就發誓,若是有機會,我一定要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讓母親在九泉之下得以慰藉,讓春女也長長臉。”
  老張頭說:“那時大家都窮,誰也不會笑話誰。我的婚禮不也很簡單嘛,一床鋪蓋一身新衣,用個平車拉著媳婦回的家。呵呵,往事不堪回首啊!”
  牛老漢吧嗒了幾口煙,又接著話茬說:“是的,往事真的不能回憶。到了兒子牛亮結婚的時候,也就是1983年吧,改革開放剛開始,日子比過去好過了,但也只是解決了個溫飽,我為供他上大學還是欠了一屁股債。本來想咬咬牙辦個像樣的婚禮,可兒子死活不同意。我知道兒子是在心疼我和他媽媽,但我不想失去這次機會,我害怕以后再沒有時間來彌補這個遺憾,于是讓他舅去勸說兒子。兒子眼淚汪汪地對他舅說,他看父母太苦了,不想再花父母的血汗錢。后來他舅舅取了個折中的辦法,辦了個還算說得過去的婚禮。”
  “老牛啊,你上輩子燒了高香,生下一個懂事的兒子,書念得好又有孝心,知足吧!”鄰居李老頭插了一句話。接著村東頭的老王也說:“人常說,三歲看大七歲看老,咱亮亮從小就出眾,現在不是出息大了嘛,在建材化工方面大家都叫他什么專家,自己的化工廠實驗室又大又先進,聽說和外國人都有業務聯系,光資產就有幾千萬,你現在美得太太哩!現在孫子要結婚,這機會不是來了嗎?這次孫子的婚禮一定要辦得排場闊氣,了卻你多年的愿望。”
  村西頭本家子牛老太接過話茬:“不過亮亮這娃從小就細發,從不舍得花錢,老哥你在后面要掌好舵,把孫子的婚禮一定要辦得排排場場闊闊氣氣,不要讓別人說咱是臭財主小家子氣,吝嗇鬼。”
  牛老漢說:“你們放心,這次我一定要掌好舵,把孫子的婚禮辦得體體面面,真正風光一次,大家就早早地騰空肚子等著吃攤子吧。”
  兩天的連陰雨過后,大槐樹下又熱鬧了起來,人們閑諞的話題還是老牛家孫子的婚禮,可是遲遲不見牛老漢出來。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還是不見牛老漢的身影。人們開始猜測是不是家里已經開始準備婚禮的事忙得脫不開身?猜測只是猜測,總不踏實,老張頭準備到牛老漢家去看看。
  牛老漢還真是病了,躺在床上無精打采,才幾天不見憔悴了許多。老張頭進門問他,誰知他頭一扭面向墻壁一言不發。這就奇了怪了,我張老頭又沒惹你,你咋就不理我呢?是發高燒燒糊涂了吧?春女倒像是見了救星似的趕緊讓座倒茶,手動著嘴也動著:“唉,虧先人了,老啦還是死倔死倔的,和兒子慪氣兩天都不吃飯。”
  老張頭問:“咋啦?”
  春女說:“還不是為了孫子的婚禮,父子倆鬧翻了。”
  老張頭心里明白了一大半,肯定是兒子不愿意大操大辦,父子倆說不到一塊去。便朝牛老漢說:“噢,是為這事啊,咱一輩人不管兩輩事,孫子的婚事有他爸媽操心,你當爺爺的就別再插手了。”
  牛老漢聽老張頭這么說,氣就不打一處來,突然扭過頭坐了起來說:“什么一輩人不管兩輩事,我還沒死呢,這屋里的事就由他們說了算,這不是把我這個老掌柜子撇到了河灘了么。”
  牛老漢提高了嗓門像是給老伴和老張頭說,又像是故意說給外面的兒子媳婦聽:“想當家,等我死了再說,只要我還有一口氣,誰也別想當這個家!”
  老張頭擺擺手說:“老伙計消消氣,我去勸勸亮亮,你們坐在一起再好好商量商量。”
  牛亮也正想找老張叔勸勸父親,他開門見山地說:“叔啊,在咱村,我爸和你關系最好,你一定要好好勸說勸說他。”
  老張頭說:“亮子不急,你把事情的原委跟我說一說,我再去勸你爸。”
  牛亮說:“兒子要結婚了,我爸給我攤派了一世界,又要搭彩門,又要唱大戲,還要我置辦豐盛的酒席。叔啊,不瞞你說,我這些年是掙了些錢,可不能胡吃亂花呀!我是一個黨員,一定要廉潔自律,不能搞大吃大喝,不能鋪張浪費壞了黨風!”
  老張頭說:“你說的也在理,可是你爸他一輩子好面子,把臉面看的比什么都重。他覺得過去家里窮,沒辦過一回像樣的事,總想在村人面前贏這個臉。這次他在大槐樹下夸下了海口,你若不按他的想法來,這不是要他的老命嘛!”
  牛亮說:“可黨的紀律不能違反呀,我是黨員,要喜事新辦,給大家起帶頭作用。你去好好勸勸我爸,這幾天他不愿意跟我見面,我有話也沒法給他說,拜托叔了。”
  老張頭是村里的能人,勸架管閑事有一套。他想了想說:“亮子啊,叔知道你的難處,但你爸沒個臺階不好下呀,你想個什么法子給他個臺階,讓他露露臉拾起自己的臉面就風平浪靜了。”
  牛亮說:“你最懂我爸的心事,你說什么事能讓他露臉高興,掙回自己的面子?”
  老張頭思考了一會兒說:“你爸曾給我說過,他想給村里的老人們辦些好事,讓大家都沾沾你的光,但不知你能給老人們辦個什么事?”
  牛亮說:“這正好,前些天我和村干部商量著,想出300萬在咱村東頭建個養老院,我看這樣吧,這個項目就掛我爸的名,以后養老院的事就他說了算,你看行不行?”
  “行,行,一定行!亮子啊,你可給咱村里辦了件大好事!”老張頭激動地說,“我這就給你爸說去。”
  第二天,大槐樹下又出現了牛老漢的身影,滿面春風笑容可掬,逢人便發喜煙喜糖……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