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筆下的風陵渡及其他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晚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193次 時間:2018年11月01日 09:35
  《神雕俠侶》中郭襄在這個渡口看到了楊過第一眼,從此有了那個解不開的情結。

這樣的渡口
大概最適合武俠里的江湖


日落風陵

  風陵渡,河東運城境內的古渡口,在武俠的世界里,它代表著一種江湖意象。這意象不是沒來由的,它踩在晉、陜、豫三省交界的黃河渡口上,因此,它自古就是溝通中原大地的要塞。要塞的另一個含義是離別,于是,歷史上的故事總是喜歡選擇在這樣的地方發生。
  2014年,大西高鐵太原至西安段順利通車,把兩座古城連在了一條更快的線路上。從西安到太原的路從原來的10多個小時縮短到了3個小時左右。
  早上還在西安回民坊吃肉夾饃,中午就能在太原街頭捧一碗剔尖面大快朵頤。東出西安古都,橫穿八百里秦川,跨越黃河,再沿汾河北上,最終抵達龍城太原。這段路我們今天最快只需要2小時56分,但古人卻走得艱難。無數的商旅、士卒、流民、官員,徘徊在山西西南一角的黃河岸邊,遙望對岸的關中,不斷往返的小小渡船,承載著溝通秦晉兩省人文風物的重任。
  風陵渡,這個坐落在我們運城的黃河渡口,見證了黃河兩岸的興衰,留下許多令人唏噓的故事。金庸筆下郭襄的弟子叫風陵師太。因為風陵渡正是郭襄念念不忘與楊過初見的那個渡口。

誤終生的渡口

  黃河萬里天上來,遇到呂梁山脈后轉頭南下,分隔開秦晉兩省。出壺口,下龍門,滾滾南下的黃河水又被華山阻擋,終于向東朝大海奔去,在中國地圖上勾勒下這個氣勢磅礴的“幾”字。而黃河轉向東方的這一道彎,就是山西、河南、陜西三省交界的風陵渡口。
  很多人第一次知道風陵渡的名字,還是通過《神雕俠侶》。
  “時值二月初春,黃河北岸的風陵渡頭擾攘一片……水面既不能渡船,冰上又不能行車,許多要渡河南下的客人都給阻在風陵渡口,無法啟程。”第三十三回《風陵夜話》以這樣一個場景開頭。
  雖然在寫書前,金庸從未踏足風陵渡,但這段描寫還是非常切合渡口的真實情形。
  由于南北跨度極大,黃河每年都會在上凍前后出現凌汛。
  河面冰封前的封河期和解凍時的開河期,漂著大塊浮冰,不能行船,盼著渡河的旅人也只好在風陵渡口苦等。
  等待冰面凍結實了,可以直接走到對岸去,或者等冰消雪融,再坐渡船過河。
  作者安排郭襄與楊過在這黃河上第一大渡口相遇,想必有特殊的用意。
  因為一場風雪的耽誤,郭襄在停運的渡口前遇到楊過,成為一生的心結,她終究沒有渡過心中那條寬闊的情感之河,最后還是把風陵的名字留給弟子。風陵渡,也因此見證了武俠世界里這一出著名的悲劇。
  就這樣,千年古渡口有了更深沉的意味,它渡人渡己。“風陵渡”三個字被染上一抹無奈和傷感。
  在分別時,郭襄對神雕大俠楊過說:“你會到你夫人后,叫人帶個訊到襄陽給我,也好讓我代你歡喜。”究竟這份歡喜里,摻著郭襄的多少遺憾,恐怕金庸先生自己也說不清楚,只有初次相遇的風陵渡前,黃河水冰凍又消融,默默流淌了一年又一年。

黃河在這里挽一個結


“幾”字形的黃河,在這里彎過之后轉身向東流去。 (資料圖)

  小說中的愛情雖是虛構,但在風陵渡漫長的歷史里,從來不缺少這樣悠長纏綿的故事。從唐代設置風陵津開始,一千多年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從這里渡過黃河,西去長安。
  《西廂記》中主要故事的發生地普救寺,就在今天的山西運城永濟,距離風陵渡并不遠。張生告別崔鶯鶯小姐,進京趕考,站在風陵渡的船頭時,不知道作何感想?
  黃河流到這里,已經不是上游奔騰湍急的景象,而展現出大河的遼闊。
  《西廂記》一開頭,張生眼里的黃河就是這樣的:“帶齊梁,分秦晉,隘幽燕;雪浪拍長空,天際秋云卷;竹索纜浮橋,水上蒼龍偃。”
  金代詩人趙子貞也在《題風陵渡》中寫:“一水分南北,中原氣自全。云山連晉壤,煙樹入秦川。落日黃塵起,晴沙白鳥眠。挽輸今正急,忙煞渡頭船。”道出了風陵渡扼守秦晉交通的咽喉,也描繪了渡船往來兩岸的景象。
  展開地圖不難發現,黃河上下,渡口兩岸,風陵渡周邊的地區“信息量”極大。來這里隨意邁出一步,說不定就從唐朝跨到宋朝,從郭襄轉到崔鶯鶯,從三國戰亂來到抗日烽煙。
  流到渡口的每一滴黃河水,都在上游不遠處參與了壺口瀑布的嘶吼,終于安靜下來,經過老子騎牛西去的函谷關,緩緩流淌到下游的三門峽。天氣好的時候,站在風陵渡口,就能望見大河西岸華山的山峰高聳于云霧間,挺立在八百里秦川上。
  距離風陵渡最近的陜西一側,是聞名遐邇的潼關。東漢以后,沿渭水向東的道路稱為“潼關路”,張養浩那首著名的《山坡羊》里的句子“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里潼關路”也是我們今天站在風陵渡看到的風光。

這里擺渡了三省風物

  秦晉鎖鑰,幾度興衰。
  “雞鳴一聲聽三省”的風陵渡,在上千年里擺渡的不僅僅是往來旅人,還有秦晉豫三地的風物。
  渡口不遠處,就是武圣關羽的家鄉解州,這里流行一種少為人知的解州羊肉泡饃。與著名的西安羊肉泡饃不同,解州泡饃不切丁,而是直接把現烙的千絲餅撕開泡進碗里,別有一番滾燙鮮活。
  歷史上兩大泡饃流派的第一次會面,大約就發生在風陵渡的飯桌上吧。
  運城另外一縣聞喜出產的煮餅也格外出名。晉南民間把“炸”稱作“煮”,面粉裹著紅糖、桂花、蜂蜜,用特制的模具壓成小餅,再扔進油鍋炸透,最后在表面粘上一層白芝麻,就做成玲瓏精巧的聞喜煮餅。
  據說正宗的聞喜煮餅掰開后,兩塊餅之間能拉開細絲,味道香甜軟糯。魯迅的小說《孤獨者》中,就提到了這種晉南名產:“我提著兩包聞喜產的煮餅去看友人。”而經由風陵渡口的波濤,古代生活在關中的人們,也能品嘗到聞喜煮餅的滋味。
  至于河南觀音堂牛肉和山西平遙牛肉,晉南面食和關中面食之間的淵源,似乎都與這座千年渡口有關。操著各色口音的人們登上渡船,也把三省物產、飲食習慣散播出去。
  在漫長的時光里,第一個品嘗褲帶面的山西人,第一個喝到汾酒的關中漢子,第一個在外省支開鍋賣胡辣湯的河南人,想來都出現在曾經繁榮的風陵渡吧。
  站在鳳凰咀上,看著長河落日,遙望秦川,走進繁華不再的古鎮,嘗一嘗融合了三省風格的飲食,禁不住感慨歲月像黃河水般流逝。
  風陵渡口,是郭襄遇到楊過最好的地方。 (蘇煒《中國國家地理》)
(編輯 吳琪萌)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