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刻在了我青春懵懂的記憶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晚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345次 時間:2018年10月26日 09:29
★本期講述者:高磊,男,29歲

      “你好我叫高磊,我喜歡你!”這是我一直以來想對她說的話,在我青春懵懂的季節,我和她相遇并錯過,只記住了她好聽的名字——詩琪。

  初次相遇,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叫詩琪,感覺你好熟悉

  那年學校辦興趣班,各個班級都可以報名參加,我報了攝影。學習為一個多星期時間,老師就帶著我們在各個景點采風,教我們如何構圖,如何拍照。
  集合的時候,我第一眼就看到她了。我們對視了許久,也奇怪,要是平常這種時候我一定是躲閃開眼神才對,但是不知道什么情況,我們兩個人就這么呆呆望著彼此,好像許久沒見到的朋友,在確認是否是對方。
  她不屬于美得很出眾的那種,而是有一種久違的親切感。一輛大巴車載著我們去往目的地,她就坐在我的后面。我并沒有因為那許久的對望,而過多關注她,相反和同班的好哥們雨龍聊漫畫聊得火熱。
  一直到第三天,我在吃漢堡,車輛剛好路過一個垃圾場,我趕忙把包裝漢堡的紙往窗外一扔。結果因為風大的緣故竟然又刮回到后面的車窗里。包裝袋上的沙拉醬沾到了她的身上,我趕忙道歉。她一邊說沒事,一邊拿著紙巾來回擦拭身上的沙拉醬,這是我們說的第一句話。
  那一個多星期里,我們去了鴕鳥基地,看了司馬光墓、關帝廟、鶯鶯塔、永樂宮……已經過去6天了,我和她才說上了第一句話。
  關帝廟空間大,小伙伴都四散在周圍,我和同伴走散了,我一個人拿著相機瞎拍著。她就這樣走進了我的鏡頭里,我隨手按下快門,卻被她看到了。

  她笑著走向我,于是,我們有了這樣的一段對話

  “你好,我叫詩琪,你拍的怎么樣?”
  “哈,我在拍這個走廊上的門,結果你走出來,覺得構圖還不錯。回頭洗出照片了,送給你,我叫高磊。”
  “是嗎?那謝謝了。”詩琪說。
  然后我們兩個人就站在那里傻笑,然后就聊了起來。
  和她聊著,有種一見如故、相見恨晚的感覺。就好像許久未見的朋友或者家人一樣,沒有一點陌生感,我們聊得很愉快。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就到了要走的時候,我心里總覺得遺憾,要是前幾天這樣聊聊該多好啊。
  采風只剩下兩天,我心里不免有一些小失落。那個時候我們都沒有手機,也不知道怎么要聯系方式,粗心的我也忘記問她是哪個班的。
  第七天我們去了三門峽,老師把我們帶到一個河邊公園,在那里可以看到黃河,周圍是一些涼亭和古建筑。我拿著相機,拍著眼前的風景,我又一次在鏡頭里看到了詩琪。我走過去和她打招呼,許是昨天聊得太開心了,再見到她反而又扭捏了起來,不知道如何開口。
  于是,我們各自拍著景物,我們很有默契的,始終都在對方視線范圍出現。想起了不管是誰,抬頭第一眼,一定是先看對方是不是在自己舒適的位置上,但是始終都沒有再搭上話。我也只好和我的朋友先自顧自玩地起來了。
  我看見我們班的雨龍走過來,我讓他幫我拍個照,雨龍應允了,我還沒有擺好姿勢他就來了個抓拍。
  我站在涼亭的一側,望著相機。
  雨龍拿著相機說:“好,你再往右邊一點,不然像涼亭的柱子從你腦袋里長出來一樣,好就這樣保持住,3、2、1,咔嚓。”隨后又拍了幾張,我們就轉到了下一個地方。
  無意間抬頭,我和詩琪又相遇了。突然發現周圍的氣氛變得很微妙,我的心有些慌亂,另一個小伙伴茍健從我們身邊走過的時候發出一聲“咦……”,于是我慌忙加快腳步先上了大巴車。
  茍健和詩琪是一個班的,他剛剛的舉動讓我對這個人有些反感。一路上,他總是很殷勤地討好詩琪,只不過每次都吃了閉門羹,但他卻樂此不疲。

  我希望得到那枚四葉草,讓它幫我達成心里那個小小的心愿

  最后一天,我們去了西花園。這里曾經是我的戰場,小時候奶奶每天早上鍛煉都會把我帶上,然后給蹦蹦床的阿姨三塊錢,我就在那里玩,等她鍛煉完了就來接我。基本上這邊游玩設施的老板都認識我。即便以后大了不常玩,但是那些老板看到我也會打招呼聊上幾句話。也許是到了自己地盤的緣故,自信心爆棚了起來,很是興奮。就問詩琪有沒有在這里玩過,她搖了搖頭說很少來。我拍拍胸脯說可以給她當導游,并跟她說,這里有一些很好玩的地方還有秘道,只有我們這些老玩家才知道。
  “走我帶你去。”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我就拉著她和大部隊分開了。帶她轉了迷宮,爬了假山,還去動物園里轉了一轉,孔雀很適時地開了屏,還一起坐了摩天輪。最后又碰見幾個朋友,大家相約去了恐怖島。
  現在想想也是有夠無聊的,不過在當時,這些游樂項目還是挺吸引人的。幾個小伙伴一起進去,本來我都去過也知道沒什么,可是在周圍的氣氛帶動下,自己也不免緊張起來。看著眼前忽明忽暗的燈光和古怪的聲音,我的天吶,都不敢往里走,所有人就推著我先走。詩琪也和他們一樣,抓著我一只胳膊躲在我身后。我無奈地一邊小碎步后退,一邊被一幫人推推搡搡往里走。最后我就壯著膽子直接拉著她的手往前走,她也緊緊抓住我的手,一直到出來還沒有放開。
  出來的時候,茍健一幫人也從另一個地方來到這里。
  茍健:“詩琪,你倆……這是好上啦?”她這個時候才發現還拉著我的手,連忙松開,不知所措。
  茍健在那里壞壞的笑,當時我真想過去揍他。
  最后一站是博物館,大家對里面的東西并不多關心,反而關心起門口花園周圍的四葉草來了。大家分散開來,低著頭在那里找,都希望能找出一個四葉草出來,據說拿著四葉草許愿特別靈。也許是因為吃醋的原因,看見我和詩琪總在一起,茍健從開始就一直在那里和我們瞎起哄。
  “詩琪,高磊有話和你說哦……”
  此時周圍人也開始起哄,弄得氣氛很是奇怪,我也左右不自在。最后在大家的起哄下,我被推到她的面前,她害羞地低下頭,又抬起來像是在等我說什么。我也不明白場面是如何發展到當時那個地步的,腦子一片空白。
  我對著詩琪說:“我沒有什么和你說的。”說完之后我就像個逃兵一樣逃離了戰場,她就呆站在那里像一個固定的風景。
  之后我整個人都是懵的,也不清楚怎么就已經回到了家。

  你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我青春的記憶里

  回到學校,我也曾想過找她,卻不知道她在哪個班級,一周后我們的照片獲獎,我在廣播里聽到了她的名字。“高磊、詩琪等在攝影比賽中獲獎……來教導處領取獲獎證書。”
  我滿心歡喜,以為又能見到她了,那天我領了獎狀在門外徘徊很久,卻一直沒有看到詩琪的身影。這時候看到茍健,即便很討厭他,我還是笑著上前去詢問,詩琪怎么沒來。茍健一臉失望地看著我:“哦,她轉學了。”說完他就進去拿獎狀去了。
  看到茍健眼底的那份失落,我信了他的話,那一刻我發現我也沒有那么討厭他了,也許那時我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吧。
  我一邊下樓,一邊緊緊地抓著口袋里寫給詩琪的信,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心情都在信里,我不甘心地望著遠處教導處的那扇門,希望她突然出現在那里向我招手。我討厭當時周圍的人在那里瞎起哄,我討厭那個嫉妒我的茍健,而我更討厭的其實是我自己。
  她站在我的鏡頭里,那個風景漸漸在眼前遠去,只留在我的記憶里。
  回到家,看到床上散落的照片。拿起來,一張一張看著。一幕幕的畫面,在腦海里浮現。那張她從門口出來的照片,由于快門按早了,只留下了她的一個側影。
  8天時間,我竟然忘了留下一張她的照片,一邊翻看著一邊苦笑著。看到其中一張照片的時候,我愣住了。雨龍這家伙還真是厲害啊,照片里公園涼亭上一個男孩雙手背后靠在左邊柱子上,而右邊柱子上一個女孩單手扶著柱子,中間只間隔不到三米,兩個人都在對著鏡頭微笑,那正是我和詩琪……
  “詩琪,我喜歡你!”如果我當時鼓起勇氣說出來,會不會我們現在的生活會變得不一樣?
  她的臉龐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模糊不清,唯有她的名字深深刻在了我青春懵懂的心里。 (記者 孫云苓  本文所涉及的姓名均為化名)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