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縈繞耬鈴聲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日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829次 時間:2018年10月16日 08:57
 耳畔縈繞耬鈴聲

 

■王守忠



  俗話說:“秋分早,霜降遲,寒露種麥正當時。”眼下寒露將至,一望無際的田野里農民正在忙著收拾即將播種小麥的土地,此時此刻,我的耳邊又響起當年種麥時節那“嘀嗒、嘀嗒”的耬鈴聲。
  耬,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前家鄉農民用來播種糧食的一種傳統農具,現在的許多年輕人大都沒有見過。那耬由耬腿、耬鏵、耬把、耬斗、耬桿、耬疙瘩等部件組成。耬有并列的三條腿,耬腿之間的距離大約是7寸,這就是田間小麥的行距,耬每次能播三行。在耬腿的最底端包裹著鐵制的犁鏵,作用是在田間開溝。耬腿固定在兩只手能掌握的耬把上,中間連接著用來盛種子的耬斗,耬斗中線低端有個方形小孔通向耬腿,這個小孔人們叫它“籽眼”,是用來控制下種時種子量大小的。耬腿中間是空的,種子從耬斗灌下去,通過耬筒進入耬腿耬鏵播入田間。兩根耬桿固定在耬的兩邊,大約3米長,呈三角形放射狀,寬的部分架在牲畜的背上。為了掌握播種量,人們在耬斗中間的那個“籽眼”中安一竹制的撥棍,撥棍連著乒乓球般大小的木質耬疙瘩,搖動耬把,耬疙瘩碰撞耬斗兩邊就發出“嘀嗒嘀嗒”悅耳動聽的耬鈴聲。別小看這個小小的耬疙瘩,它晃動的快慢決定著撥棍撥動的頻率,撥棍頻率的高低則決定著種子從耬斗向下流出的種子多少和下種均勻程度。生產隊時期,搖耬既是一種力氣活,更是一種技術活,每年小麥播種時,搖耬者大都是富有多年播種經驗的“老把式”。
  少年時代,每年到了秋收種麥的時節,學校都要放半月二十天的秋假,我們這些學生娃不是在生產隊的谷子地里趕麻雀,就是跟著耩子拐后面撒化肥,或是幫搖耬人舀麥種。記憶中的父親當年就是隊里的搖耬把式,他雖然一生擔任生產隊的會計,但生產隊里那些“犁耬耙耱和耩地,趕車鍘刀撥秸積(麥草垛)”的技術活從不擋手。每到種麥時節,我常跟著父親為生產隊種麥舀種子。寒露時節正是小麥播種的黃金時期,天剛蒙蒙亮,父親就喚醒我,去飼養室拉上牲口,再到倉庫領取種子。為防鳥啄和地下病蟲害,那時種子都由拌種員將麥種拌好了農藥,用那種棉線織成的老式長布袋裝好,搭上牛背。我牽牛走在前面,父親肩扛麥耬緊隨身后的情景至今仍記憶猶新。
  每次播種,父親都無比仔細認真,無論是大路邊平整的大塊田,還是不見人的溝坡地,父親都要做到“牲口和耬一條線,雙手慢搖瞅籽眼。指勾韁繩看歪端,輕扶耬把踮腳尖”,保證做到深淺適度,下籽均勻,耬條端正。有時因種子里有了麥秸、磚塊等,致使耬腿堵塞無法下種,父親總是讓我另行補種。父親常教育我說,干什么事一定要講究“認真”二字,不干就別干,要干就干好,今天下種不均勻,小麥出土就會缺苗斷壟,影響明年的產量……跟著父親舀麥種的幾年時間里,我不僅學會了搖耬技術,更多學到了父親那種認真辦事的精神和品質。
  隨著社會的進步,時代的發展,這種老式的播種耬已經退出了歷史舞臺,機耕機播的新農耕淘汰了傳統的“鐵犁牛耕”,發動機“突突”的轟鳴代替了耬鈴的“嘀嗒”,而那遠去的耬鈴聲依然在我耳邊縈繞。
  四十年早已過去,但在這個播種的季節,種麥的經歷讓我始終不能淡忘,那一幅幅畫面,時時鮮活在清澈的記憶里,那“滴嗒滴嗒”的耬鈴聲總在耳邊回響。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