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幾次搬家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日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1422次 時間:2018年9月06日 08:59
我的幾次搬家

■薛 璐
 


  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出生在晉南一個偏僻的小山村,一家人住在土窯洞里。家里除了簡單的桌椅外,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雖說窯洞里冬暖夏涼,但夏季蚊蟲叮咬跳蚤盛行,冬季更慘,帶哨的西北風肆虐,夜晚山坡上墳地里“鬼火”飄忽游動,伴著貓頭鷹凄厲的叫聲,即使裹緊被子蜷縮在奶奶身旁,也還是常常被凍醒或嚇醒。村里沒有幼兒園,孩子們八歲直接上小學一年級。一孔廢棄的土窯洞便是我們的學校,三個年級同一個教室,同一個代課老師。那時候,沒有自來水,喝的是河溝里的天然水;沒有電,點的是煤油燈;沒有水泥路,走的是彎曲的鄉間土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
  八十年代初,我們村開始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將田地分到各家各戶。意識超前的父親和精明能干的母親,根據本地氣候特點和土壤環境,引進小麥新品種,科學種田,精耕細作。功夫不負有心人,當年小麥喜獲豐收,畝產量大幅增長,我們家首次有了余糧。第二年隨著我縣山楂苗木基地的建成,父親選擇水源豐富、光照充足的地塊開始了山楂苗木的栽培,并獲得成功,成了村里首個“萬元戶”。昏暗、潮濕、陰冷的土窯洞再也不能束縛住父母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1983年春天,父母開始張羅著建造新房。批宅基地、下根基、拉磚沙、進水泥、迎大工、找小工,經過一個多月的艱辛,一座占地六分、一磚到頂的六間青磚大瓦房矗立在村中央。我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床鋪,有了相對獨立的空間,實現了廚房、客廳和臥室的分離。堂前屋后安上了電燈,院里通上了自來水。當年秋天,父親為我們搬回了一臺20英寸夏普牌大彩電和一套帶有茶幾的新沙發,父親在擁有一輛“永久”牌自行車的基礎上,又給家里添置了一輛新“鳳凰”。
  搬到新房的幾年時間里,父親在縣城上班,我們幾個相繼到縣城里讀初中、高中,一直到外地求學。至此,我們家只有冬夏,沒有春秋,我們如同往返遷徙的候鳥,每到寒暑假都飛回來團聚,那是我們家最幸福的時候!奶奶總愛重復著“舊社會吃不飽穿不暖,現在的日子這么好”。父母借此教育我們要好好學習,感謝國家的好政策,使我們擺脫了貧窮。
  九十年代初,在供銷系統工作了大半輩子的父親三下四川,引進四川磷肥銷售,上山東引進無籽西瓜新品種和栽培技術,為單位和個人創收,每逢歲末年關,父母抓住商機在街上擺地攤賣年貨。1995年,父母在縣城蓋起了小二樓,上下六間,占地三分。我們家在縣城有了棲身之地!我們姐弟幾個也有了穩定的工作。
  1996年,我結婚成家,因為沒有房子,在長達四五年的時間里,只能“游擊戰”式租房,縣城的東南西北都曾留下我租房的痕跡。后來縣里鼓勵年輕干部下企業、自主創業,我和老公開過摩托修理店,種過藥材和苗木,甚至跟著姐夫爬桿架電話線。有次老公從三四米高的電桿上掉了下來,幸虧剛下過雨地面松軟才無大礙。我不顧有孕在身給人打工,每天能掙十多元的工錢。經過四五年的努力打拼,屬于自己的家終于在2001年農歷三月十九建成。搬進這上下兩層六間的新房,我一遍又一遍地擦拭著家具及桌椅板凳,淚水禁不住嘩嘩直流……
  2006年,由于城中村改造,我的家被列入拆遷范圍,剛剛平靜的生活又起漣漪。經過多處看房,2007年春天,我們在城東某小區選中了一套單元樓商品房,112平方米,三室一廳一廚兩衛。手上的補償款只夠付清裸房,幸好有住房公積金解決了我們的燃眉之急。經過簡單的裝修,全新的家具被請了進來,潔白的墻壁、發光的地板、真皮沙發、雙開門大冰箱、豪華的吊燈、柔軟的席夢思床墊,使得整個新家溫馨而大氣,舒適也優雅。
  農歷四月二十二,親戚朋友前來祝賀我們喬遷之喜,單位的老領導親切地對我說:安居才能樂業,有了窩,可以放心地大干一場了。父親深情地對弟弟說:“你姐有了房子,是咱們家的大喜事啊!”在這套單元樓里,孩子由小學升入初中再到高中,老公的工作也很順利。沒用幾年時間,我們還清了所有的債務。
  去年假期,孩子的話使我茅塞頓開。她告訴我要更新消費理念,增強消費意識,舊式的單元樓已不能完全滿足我們對生活的需求,一家三代住在一起,實有不便,當務之急是再購買一套電梯房。
  經過一段時間的比較考量,我們把目標鎖定在了距醫院、學校、雙方單位都比較近的一個小區,小高層八樓,框架結構,128平方米,三室一廳一廚兩衛,還有一個儲存室,裝有中央空調,熱水涼水24小時都有,天然氣對接入戶,有健全的公共設施,規范的物業管理,更為貼心的是,首付百分之五十即可裝修入住。那就提前消費吧!再次利用住房公積金貸款,其余部分按十年的按揭每月還款。至此,我們在縣城擁有了第二套單元樓商品房。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的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生活如芝麻開花節節高。我也相信,所有的家庭也都和我們家一樣,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