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孩子特殊的12歲成年禮:徒步千里追尋古長城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黃河晨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1458次 時間:2018年8月24日 09:19

  “山西太原—寧武—陽方口—大水口—右玉—右衛—殺虎口—內蒙和林格爾十二溝—十三溝—右玉四臺溝—十五溝—殘虎堡—馬頭山—馬堡—內蒙涼城十七溝—烏蘭察布盟韓家梁—保全莊—廣漢營—山西左云寧魯堡—威魯堡—元臺子—滅魯堡—大同破魯堡—新榮—內蒙豐鎮—西灘騾馬大會—豐鎮火車站—太原”(以上是孩子行走的路線,途中太原至寧武,豐鎮到太原乘坐火車,其余全程徒步。上圖為行走中的少年)

     本報記者 孫云苓
  ◎本期講述者:米青,女,自由撰稿人

  米青是個文學愛好者,自己經營著一家書吧。做了媽媽的米青依然是個心中有著詩和遠方的女子,做事喜歡特立獨行。兒子今年就12歲了,這個成人禮,米青不想讓兒子過得太庸俗,比如把親朋叫到一起大吃大喝一頓。她和愛人很民主地和兒子商量,看似瘦弱的兒子卻說想去長城“當一次好漢”。兒子的想法給了米青夫妻靈感,何不按著孩子的想法讓他過一個不一樣的成人禮?于是,在尊重孩子的基礎上,米青夫妻和幾個愛好戶外的朋友商量,讓孩子和他們一起徒步追尋古長城的痕跡,孩子父親和幾個朋友陪同,準備利用十天來徒步行走長城。
  米青告訴記者,自從孩子走后,她的心就沒有放下過。每天守著手機等他們報平安的電話,時時關注他們的微信更新。那些天米青感覺到什么叫度日如年。
  米青說,回來的那天,遠遠地看到兒子那個小小的身影出現在出站口時,她竟忍不住淚水奔涌而出。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十天的徒步長城行對于一個母親來說,竟像是走了十年一般!孩子看見她喊了一聲“媽媽!”依然是那么稚嫩柔軟的聲音。米青發現,兒子頭發凌亂,有些疲憊,從山西到內蒙“追尋長城千里徒步行”十天的時間,一路的風餐露宿,歸程再從內蒙烏蘭察布盟到家鄉九個多小時的路程,孩子整整坐了一路的硬座。
  “累嗎?”“不累的!媽媽,特別好玩!我有好多故事要給你講!”孩子迫不及待地說。米青緊緊地抱著孩子,像懷抱著一個小英雄一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米青說,那個瞬間她感覺到兒子長大了,只有十二歲的他經歷了這次行走,在母親的眼里是真正地成了男子漢。

送給孩子的十二歲成長禮,一次艱難的徒步行走

  孩子即將十二歲了,這場特殊的成長禮其實在我的心里醞釀了好久。在家長心里,孩子十二歲的生日是一個非比尋常的日子,我希望送給孩子一個特別的成人禮。為此,我和他爸征求孩子的意見,他不想舉行宴會,不想像一個木偶一般被大人擺布,說些言不由衷的話。“媽媽,我從來還沒有登上過長城呢,聽他們說,不到長城非好漢,我十二歲了,也是個男子漢了,你帶我去長城吧!”孩子笑嘻嘻地說。我聽完沒有反對,反而覺得兒子有自己的思想了,為此很欣慰。
  第一次,我們心平氣和地尊重了孩子的意見。
  怎么玩,去哪里玩,從小到大我們帶他出去玩過無數次。從六歲開始進藏看布達拉宮的壯美,進可可西里看羚羊的纖巧,翻越唐古拉山感受昆侖山口的颶風,自駕千里去甘南香巴拉的郎木寺小鎮喝一杯濃郁的酥油茶,去天葬臺感受生命的輪回,三千里趕云追月去內蒙額濟納就為了讓他看一眼夢中的胡楊林,登上臺灣寶島就是因為他想知道阿里山據說像一堵墻一般的神木是什么樣子的……
  登長城真的是個不錯的想法,可是該怎么玩呢?我和他爸開始用心地考慮這個問題。
  今年暑假前,“我十二歲了——追尋長城千里徒步行”的成長禮就開始緊鑼密鼓地準備了。有幾個難點,一是路線的規劃,二是用品的準備,三是跟隨人員的要求。規劃了兩條路線,一條較遠的,路途平坦易行;一條相對近些,但山路居多,坎坷難行,皆是從山西寧武出發到內蒙的豐鎮為終點,在天氣條件允許時走近路;在天氣條件惡劣的情況下,走易行的路。之所以選擇這個路線,是因為在這道線上長城文化資源豐富,不僅可以看到明長城、北齊長城,甚至可以看到漢長城。
  古老的長城文化在這里可以完美地呈現給一個對歷史有著濃厚興趣的孩子。相隨的幾名人員都有著豐富的戶外生存經驗,孩子的父親將全程陪伴他走過這個特殊的旅程。
  就這樣,一場預謀已久的“追尋長城”千里徒步行活動在8月6日那個悶熱的夏夜里悄悄開啟,幾名資深的驢友和一名少不經事的小學生,在火車站舉行了簡單的出發儀式后就踏上了征程!
  從山西到內蒙,從寧武的陽方口到內蒙的烏蘭察布盟,開始考察追尋那些逶迤在荒野間的野長城,他們背著干糧、睡袋、帳篷、保險繩甚至頭燈,一千多里的徒步行程目標,一切跡象都表明,這次旅行和以往完全不同,這不是一個輕松的旅程!前方沒有賓館溫暖的床鋪和各種誘人的美食,只有隨身攜帶的干糧和廣袤的大地。

孩子的成長,是母親從他生命中抽離的過程

  “孩子,你能行嗎?”
  “我行的!媽媽,您放心!我身體棒著哪!”孩子信心滿滿地說。
  是啊,孩子每天堅持踢兩個小時的足球,大量的體能訓練讓我并不擔心他日行百里身體無法承受。我所擔心的是離開了舒適的生活環境,就這樣一下子把他拋在曠野中,他能適應嗎?
  他是個挑食的孩子,他怕臟怕蟲子,他從小喜歡睡軟床,晚上睡帳篷那么冰冷的地面睡不著怎么辦?第二天沒有精神怎么辦?看天氣預報山西北部要下好幾天的暴雨,會不會遇到什么危險?那些野長城的路都特別難走,他能行嗎?各種擔心讓我滿心焦灼。
  我又安慰自己,孩子已經十二歲了,他終歸會長大的,他終歸會離開母親的懷抱和陪伴,他總歸要獨立地面對這個世界,成長的路上有著比這趟旅行更多的艱險和更多無法預知的坎坷,他人生的每一步都需要他自己走,任何人都無法代勞。
  孩子出發的第一夜,我輾轉反側、徹夜難眠!我深深地體會到,這不僅是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也是一位母親從孩子的生命中痛苦抽離的過程!
  這一路遠比想象中要艱難許多。大雨、饑渴、酷熱、開山劈路的艱險,無不考驗著孩子。第一天從陽方口至大水口的途中便碰到了難題,一路疾行中突然發現無路可走,一個大約十米高的懸崖橫在面前,如果不下至懸崖底部,只能原路返回走另一條路了。暮色西沉、日光將盡,看來返回是不可能了,必須趕在天黑之前到達大水口。因為攜帶著速降裝備,幾個早已歷經無數艱險的戶外達人并不以為意,這樣的路程已經司空見慣,可是,他們現在相陪的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啊!
  八月的北方,大雨總是不期而至。因為徒步,考慮要負重前行,所以行李反復地精減,最后就是留下一套長衣長褲、一套短裝,甚至登山杖也扔掉了,隨手撿樹枝當作登山杖,不用時就隨手拋掉。經常遇到的狀況就是在滂沱大雨中雨衣已經不起什么作用了,雨水常常灌進衣服,將渾身淋個通透,在荒野中是找不到躲雨的地方的,泥濘的山路像生出了雙手,拖拽著他們本就舉步維艱的雙腿,望著不著邊際的路和根本不會停下來的雨,大人們開始抱怨起來!只有孩子默默地跟在他們身后,生怕落下一步。

第一次感受饑餓,孩子打電話說他想家了

  而孩子覺得印象最深的反而不是路途上遇到的各種艱險,居然是從寧魯堡到元臺子村的那段路程,那是他們長城行以來徒步路程最長的一天!他經歷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刻骨銘心的饑餓!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耽誤了一些行程,所以那天需要行走比平時多一倍的路程才能完成計劃行程,在經過了威魯堡和管家堡之后還距離元臺子村十公里的路程時,所有人的干糧袋都已經空空如也,水也喝光了,甚至兒子把臨走時我偷偷塞到他背包夾層里的巧克力也吃光了(按照約定,不能給他攜帶任何的零食和待遇特殊的食物。在他的背包里只有個人生活必需品,一臺相機、一個小巧的望遠鏡、一個硬皮的日記本,再無其他)。我時而為自己的心軟懊惱,出去不就是為了磨練孩子嗎?沒有極度的饑餓他哪里能感受到豐衣足食的幸福!時而又慶幸,幸虧給孩子帶了巧克力,沒有哪個母親在自己的孩子忍饑挨餓時能夠坦然處之。但任何處在順境中的矛盾心情也代替不了他在那荒無人煙、樹木蓊郁的長城腳下蹣跚行走時急切地奔向前方就為了一口水和一口食物的心情!
  饑餓像蚊蟲一般叮咬著他,渴到大人們已經使出殺手锏給他講起了古老的望梅止渴的故事來了。到達元臺子村已近日暮,他們沖到村里唯一的一個小賣部里想買點東西吃,卻發現里面幾乎空空蕩蕩的,貨架上只有兩瓶過期的罐頭和方便面。他們只好在一戶老夫婦家的院子里借宿,搭起帳篷、鋪開睡袋,老人給他們煮了一大鍋面,準備了一點咸菜,兒子第一次覺得面和咸菜居然是世界上最絕妙的搭配!他說那頓飯真的是太美味了!坐在帳篷里,看著屋內那一團像螢火蟲一般溫暖的燈光,孩子給我打電話:“媽媽,我想你了!我想家了!”

“最困難的時候,其實才是最接近成功的時候。”

  再艱險的路途也無法阻擋孩子追尋長城的決心和感受心靈自由的樂趣。長城這樣一個龐大的古代工程深深地震撼著他幼小的心靈。孩子父親和博學的叔叔們一路給他講和長城有關的歷史故事和古人在建筑長城過程中建窯燒磚、砍伐樹木、燒荒清野、屯墾筑堡、立爐煉鐵、修廟建寺等艱辛,一代又一代,耗費了多少的人力和財力才能完成如此壯觀絕倫的工程啊!可是隨著歲月的磨蝕,很多地方居然連一塊城磚也看不到了,只有湮沒在凄凄荒草間的那一座座烽火臺孤獨地矗立在藍天下,使探尋長城的人們可以依稀分辨出當年建造起的堅固壁壘。很多廢棄的關口上都雕刻有精美的紋飾,大多被人為地撬走了,只留下猙獰殘破的埡口,在城墻上不時會撿到古人征戰時留下的箭頭、殘損的瓷片,都被兒子小心翼翼地裝到自己的行李包中。兒子說,在威魯堡,一只叫旺財的小黃狗追隨了他數十公里后才戀戀不舍地離去,無意中在草叢中抓到一只披著綠戰袍的螳螂,他管它叫“堂哥”,“堂哥”一路忠心陪伴直到終點豐鎮。
  一路上雄渾壯美的關口、逶迤萬里的古長城、綿延數百里金燦燦的油菜花田、夕陽中金輝閃耀的烽火臺無不讓他興奮不已,回味無窮!
  我問兒子:“感觸最大的是什么呢?”
  兒子歪著腦袋想了想:“我發現,最困難的時候其實才是最接近成功的時候!”這個我曾經給他講過千百遍的大道理,他在這次行走中終于懂了!
  自此,我覺得這場持續十天的追尋長城徒步行活動已經完美結束了。這份我們精心為兒子準備的十二歲成長禮,他不僅已經查收而且已經保存在了自己的記憶里,也將成為他今后生命歷程中的精神財富!
(編輯 吳琪萌)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慶新平律師事務所 蒲先革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登記證編號:14083041 ·晉ICP備06003572號
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